久等啦~~~內個...今天2更~~~

 

 

36    

Chapter 36 –

 

她是在一副魂不守舍的狀態下,跟著鹿唅後面走出來的

小凝…?”...在他叫了第四次的時候,她才終於意識到他在叫她怎麼了嗎?”

他的臉突然放大在她的面前這麼心不在焉有心事?”攬過她的肩說說?”

她看著他澄澈的雙眼,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她不想去回憶那些事。

有些回憶不僅傷人,就連回憶這件事本身,都很痛苦。

她只是輕微搖搖頭大概有點累我去一下洗手間。

臉上的笑容淡去,緩緩開口在外面等妳。

看著她只是點點頭,然後離開他的臂彎。

 

扭開水龍頭,將冷水一次又一次地拍在臉上,

她不能去想那些事那些事已經不能再影響她了,對。

輕吐了一口氣,看看鏡中的自己妳現在很好,這樣就好了。

當她緩緩走出洗手間,看到的不是鹿唅,而是她此刻最不想再見到的人。

全身上下都在表達對這個人的排斥,她作沒看到轉頭往大門走去

過了幾個月,就不認識我了,嗯?”充滿魅惑的嗓音,在她身後響起

她頓了一下,繼續往前走,雨馥凝,妳以為妳逃得了嗎?”

她憤地回過頭,顫抖著開口夏以希,在我離開穆凜的那一刻,就跟你們不再有交集了。

不要再把我牽扯到你們之間"顫抖地閉上眼...不是你們的戰利品。

她渾身都在發抖,是,她想逃,逃離他們那個自以為是的世界,

逃離那個曾經傷害過她,曾經讓她自我封閉了兩個多月的地方。

 

妳以為...離開了穆凜,我就找不到妳了?”那身影幾步便走到她面前,俯視著。

突然靠近的氣息和男性香水味,讓她嚇得一顫,後退了幾步。

知不知道,我有多想得到妳,讓妳成為我的女人?”妖孽般的低語,她下意識咬著下唇,

這個人已經過度自以為是到了變態的程度了退,他卻搶先一把握住了她纖細腕,

放開我,夏以希。她掙扎著,覺得此刻自己的手,好髒。

手上的力道越來越大,幾乎要把她的手掐斷,她掙扎著,卻絲毫抵不過他的力道,

放開她。在他身後,走廊的另一頭,冷不防地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

聽到這聲音,他帶著一絲冷笑,回過頭看了眼正一步一步朝著他們走來的人,

接著又看向她此刻錯愕的小臉,嘴角的弧度微揚怎麼?又是一個護花使者?”

甩掉剛剛緊握在掌心裡的手,緩緩直起身,轉過來面對著眼前的人你又是哪裡冒出來的,嗯?"

但那人卻沒有停下腳步,而是擦過他的肩,直接越過他走向他身後那個女孩。

 

眼眸深深地鎖住她,此刻的他,很想追問她的過去,到底都經歷了些什麼。

是,他很想,真的很想,但是...他有什麼立場,去關心,甚至是質問?心頭一冷。

輕輕拉起她的手,看到了被抓得通紅的纖腕,眼光一冷疼嗎?”冰冷的語氣裡卻有著關心,

水眸輕輕抬起,看向眼前的他,又是他...上次在舞會的時候,還有現在。

她想告訴他...她沒事,聲音卻梗在喉頭出不來,她搖搖頭,顫抖的身子這才緩緩平復。

 

而他身後那個人的臉,此刻已經扭曲到一個極點“...是誰?"

"我是誰...?”背對著他開口我想,這個問題不應該由我自己告訴你,夏會長。"

轉過身,將她護在後頭但如果夏會長假公濟私,在我們學校騷擾女同學...”

這筆帳...”他的嘴角微勾,薄唇勾勒出一個冰冷的弧度我們是不是該算算?"

 

那一瞬間,他的確感受到了他話語中的壓迫。

他很好奇,眼前的這個人到底是怎樣一個礙事的傢伙。

旁邊一陣腳步聲,越來越近,交雜著皮鞋和高跟鞋的聲響。

眼角瞥向旁邊走廊腳步聲的來源,這下...人都到齊了,是嗎?

噢,貌似少了一個…“我們的確是該算算...但不是現在。

兩個人此刻面對面,身體微微前傾在我還不知道你是誰的時候...你還沒資格。"

鍾仁也看到了旁邊走來的兩個人我倒不知道...夏會長有四處欠債的習慣。"

邪魅的嗓音在他耳邊輕聲警告"你不知道的,還多著。"他聽出他話中有話。

 

嘴角那抹笑隱去,優雅地微微側身,他現在該算的帳是他…"吳亦凡。"

停在離他們僅幾步之遙的地方,他冰冷的臉沒有一絲溫度"有事?"

身旁那個洋娃娃般的女孩,不著痕跡地抓住了他外套的袖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覆盆子× 的頭像
覆盆子×

:: Just Right to Love You right ﹎

覆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