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拉久等了~ 本來答應的一周一更都沒時間發唉...

今天兩更喔 5/4 更文34.35 歡迎留言反饋給俺

 

34    

 

 

 

Chapter 34 -

 

英國 - 蘭特第一醫院術後恢復室

 

修長的手指滑過掛斷鍵,便將手上的手機丟到一旁陰影裡站著的男人手上。

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平常那張冷漠的面孔,

此時此刻的他有些疲倦,揉了揉眉心,沒有血色的唇輕啟“說。"

剛剛一直站在陰影裡的男人這才敢開口”子彈順利取出來了,沒有傷到要害。"

“人呢?"他淡淡地問著,那人卻沉默了,"說話。" 緩緩開口"對不起,雨少,人跑了。"

“該死。"包著紗布的手,此刻握得指節泛白,渾身冒著寒氣,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

 

一晌,冷冷的嗓音再度在病房裡響起”去辦出院,立刻。”

“雨少,醫生說你的傷...”冷冷的目光掃向他”沈墨,你要是再多話,就可以捲舖蓋走人了。”

跟在他身邊那麼多年,他的脾氣...他是知道的,咬牙"是,我馬上去辦。"病房的門開了後便再度關上。

 

這次他們動腦動到他身上,下次的目標,就會是他身邊幾個親近的人,

想起剛剛電話裡擁有那輕柔嗓音的主人,還有心裡那個…對他來說等同於生命的小女人,

眼裡閃過一絲冷冽的光…不管對方的目標是什麼,他都要讓那些人徹底消失。

 

///

 

歆彤拖著疲憊的身體,一到雨宅,便到事先替她準備好的房間休息去了。

亮著橙色燈光的房內,兩個女孩坐在大大的床上幫彼此貼著面膜,

”現在可以說了,快老實招來。"詩橙抄起旁邊的枕頭抱著,一臉認真地盯著她,

“也沒什麼,就是...意外吧,他們都對我很好。”露出淺淺的笑,

“看得出來你們不錯,那…你跟他...”後面那三個字,她說得小聲,

她知道她指的是吳亦凡,她就只是看著她,沉默了一段時間。

 

“小橙,我好像錯了...”她像是懺悔般的開口…"從一開始,就錯了徹底。"

詩橙扔掉手裡的枕頭,將屁股蹭到她身旁,輕輕抱住她,聽她慢慢地說出她沒有參與的故事。

一開始,我知道他是當初幫過我的那個人,所以發現我們同校的時候,我真的很開心…”

”…我的確是偷偷觀察了他一陣子,有一次...他又幫了我。"回憶起夏以希糾纏她那一次...

“只是我怎麼都沒想到,她跟他居然...

那個平時跟她在一起聊天的時候,總是笑得燦爛的人,

在她不見的時候,會找遍學校的各個角落,只為了給她一點安慰,

在夏以希找她麻煩的時候,總是第一個站出來保護她,

那個除了詩橙以外,唯一一個曾經被她當成好姊妹的她。

 

看著姊妹微微掙扎的表情,她心裡清楚地印著一個名字

這趟回來,她清楚的看到了她的成長和改變。

以前的她,總是紮著長長的馬尾,帶著大框眼鏡,脂粉不施,極為樸素又平凡,

現在的她,一頭秀麗及腰的長髮披在肩上,白皙潔淨的小臉上雖什麼都沒抹,

卻有著讓所有人一看到她都深陷進去的魅力。

雖然她一直都知道她這位好姊妹是塊璞玉,精雕細琢後一定非常令人驚豔,

但高中以前的她,對外表上的事情沒有絲毫的關心,現在看來,她真的蛻變了。

 

雖然並不確定,但她相信…她的確喜歡過那個叫做吳亦凡的人,

但這段青澀的感情,在從喜歡慢慢發酵的路程中,提早夭折了,

不管外在的因素是什麼,或許也讓她察覺自己的內心

察覺到她對這個人,做不到完全地去喜歡,甚至去愛。

 

兩個女孩一起窩在被窩裡“剛剛聽你們說的什麼校園祭,那是什麼活動啊?

抵不住她的好奇,馥凝只能把自己知道的說個大概,包括…

”夏以希…?你是說那個不僅很討人厭還欺負過妳的傢伙?

她一直都記得之前在Mail上,在和吳亦凡分手前,她跟她說的那些,關於夏以希做過的事。

 

夜很深了,女孩間的談話,卻像沒有盡止般的延續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覆盆子× 的頭像
覆盆子×

:: Just Right to Love You right ﹎

覆盆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